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玄幻魔法>

我有一棵神话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百一十章 太苍音律天府、凰梧【大章】

    

    最近几百年时间里。

    饶吟自始至终都在噎鸣秘境中闭关。

    对于太初皇庭,乃至整座太苍来说。

    饶吟这样的强者,哪怕是在强者如云的太苍,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原因之一,便是饶吟如今是太苍学宫乐府学宫的宫主。

    太苍有许许多多的少年,曾经受到饶吟的指导,成为太苍的乐师。

    太苍的音律,作用并不仅仅是用来消遣这么浅薄。

    饶吟在这许多年以来。

    不知开辟了多少蕴含着奇妙力量的乐曲。

    比如能够清心凝神的乐曲,能够让城池之中所有的百姓,不至于遭受心魔的滋扰。

    也有能够看破修行屏障的乐曲,弹奏乐曲,能够令被阻挡在天障或者地障的寻常百姓,得以破除境界。

    还有些治愈伤痛的乐曲。

    则是能够去除一些小病小伤。

    也就不至于事事都要天丹府派遣丹师。

    ……

    这种种乐曲。

    让太苍多出了一个流派,多出了一个崭新的职业,也就是乐师……

    太苍的音律,不同于音圣国的音律。

    音圣皇朝之所以能够以音律作为修行大道。

    原因在于她们独特的种族天赋。

    而太苍的音律道路,则完完全全是饶吟一手开辟而出。

    换句话来说。

    饶吟是太苍乐律开山祖师。

    这也是太苍之所以如此重视饶吟的第二原因。

    至于第一原因。

    这是饶吟独特的战争音律。

    早在数百年前,战争音律大道其实就已经在饶吟手中,展露峥嵘。

    只是后来,太苍大军的实力提升的实在太快,饶吟的战争音律大道,似乎有些跟不上节奏。

    所以这几百年以来。

    饶吟除了在最先一两百年时间,构筑了太苍乐府学宫之后。

    便自始至终,都在噎鸣秘境,潜心研究战争音律。

    尤其是当她看到,纪夏和乘衣归漫步神桥,二人相得益彰,身躯周遭满布霞光之后,饶吟也就更加沉默起来。

    只顾着苦苦钻研战争音律。

    而今天。

    当悠扬的乐曲响彻噎鸣秘境。

    秘境之中六百万太苍强者,俱都感觉到自己躯体、自己的秘藏都涌动出一股股澎湃的力量。

    这种力量,似乎来自于天地之间某种独特的规则。

    神妙而又神圣。

    又似乎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神力。

    甚至。

    就连许多上穹强者,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有着明显的增幅。

    太苍诸多神祇,大将,强者纷纷睁开眼眸,看向远处的虚空。

    只见远处虚空中。

    一位身着绿裳,长发飞舞的少女,正坐在云端,弹奏琴乐……

    明明是极为缓和的音律,却似乎夹杂着难以言说的力量,让在场的诸多强者,纷纷怔然。

    就连纪夏也从上乾宫中走出,站在了天台上,看着远处的黑发少女。

    一旁前来奏事的方庐,微笑说道:“那一颗命格神丹,以及上皇赐予饶吟宫主的两枚神元晶,似乎确确实实起到了作用。

    饶吟宫主如今的修为奋起直追,已经登临天极巅峰,构筑九重音律规则,今天恐怕就要踏上天穹,成为帝境存在了。”

    纪夏并不说话。

    但是一旁的鲁案却皱眉反驳说道:“你只说你自己的功劳,但是饶吟宫主手中,那一把九极律琴却出自炼玄神炉之中,乃是一件玄圣灵器。

    而且这把玄圣灵器,仍有提升的余地。

    也许再过数百年,太苍的炼器造诣再上一层,就能够将其构筑成为玄圣极兵。”

    又有前来寻冽暮玩耍的秘龙君,嗤笑说道:“我看以后,上穹境界便也不要叫帝境了。

    如今的无垠蛮荒,可不同于以前。

    现在区区一位上穹,可不能够自称为帝境,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建立帝朝国祚。”

    纪夏皱眉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差点忘了,上一次让你闭关,中间你出关参战之后,为何……”

    纪夏还没有说完。

    秘龙君和冽暮已经撒丫子开溜,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纪夏转头看向上空的饶吟。

    饶吟专心拂动琴弦,转眼间,他身后就有一重重穹宇,不断的构筑出来……

    转眼间。

    就已经是三重穹宇。

    “有了命格神丹以及神元晶,饶吟宫主的底蕴深厚,修炼出了九重规则,又构筑了三重天穹,真是令人羡慕。”

    方庐不由摇头说道:“太苍炼丹灵师只顾着钻研丹道,修行倒是慢了许多,至今都未曾成就帝……上穹境界。”

    “短短五百年,你还想成就上穹?”

    鲁案冷笑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天才?如果是这样的职务之便,偷吃了几颗灵丹而已。”

    方庐大怒,正要反驳。

    纪夏轻咳一声,询问方庐说道:“暗中派遣到古梧神朝的丹师,如今不知道是否到达古梧了。”

    早在上百年前。

    纪夏就已经派遣许多太苍炼丹灵师,前往重定了无垠蛮荒丹道规则的古梧神朝。

    希望能够让这些炼丹师见一见世面,撰写一些典籍,让太苍见识一下古梧神朝的浩瀚无垠。

    方庐想了想,摇头说道:“古梧神朝实在是太过遥远,恐怕还要走数百年时间,才能够到达那里。

    而且如今……天易商会的势力还未曾进入古梧神朝,神识通讯宝物,也不曾发展到能够连通古梧神朝的地步,那几位炼丹灵师已经和太苍失去了联络。

    也许,下一次听到他们的消息,恐怕要数百年之后了。”

    纪夏想了想,并没有说话。

    一旁的鲁案,却感慨说道:“无论擅长炼丹的古梧神朝,亦或者那传说中,极为擅长炼器的旧渊大霜神朝,他们所掌控的炼丹铸器大道如何玄妙。

    对于太苍来说,也许都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奢望。

    短短五百年时间,太苍竟然已经拥有炼制玄圣灵器,炼制神丹的力量。

    倘若传扬出去……实在是有些骇人听闻,有些炼丹师、铸器灵师的道心就要破碎了。”

    方庐却说道:“太苍有噎鸣秘境,五百个蛮荒年,实际上却已经过去了数千个噎鸣年,而且太苍站在了上皇赐予的诸多宝物的大道基础之上。

    所以才能够如此突飞猛进。

    换做其他帝朝,他们彼此之间防备极深,无论是炼丹还是铸器,不可共享,都只能凭借自己研究。

    而我太苍不同,太苍炼丹、铸器灵师,不仅勤勉万分,而且天资也俱都不凡,再加上种种炼丹炼器神物的教诲。

    倘若这还不能有如此精进,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纪夏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确实。

    神物在太苍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就比如神夏玄碑,可不仅仅只是增幅三倍的修炼速度。

    其他大道的参悟速度,也在增幅之列。

    如此种种,五百年间就炼制出玄圣灵器、神丹。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脱离规则的事情。

    “饶吟修成天穹,再加上战争音律大道就此完善。

    太苍大军的战力,就能够再度提升了。”

    白起一道神念运转回来,化作神识化身对纪夏行礼,说道:“如今,应当组建太苍音律天府,由饶吟担任宫主,自此之后开始组建音律大军,让战场之上的太苍大军,战力变得更强。”

    纪夏徐徐颔首。

    一时之间,虚空中一道道神妙的力量,凝聚而来。

    噎鸣秘境规则须臾间,就在虚空中构筑出了一片霞光万丈的宫阙。

    这一座宫阙广阔万分,通体洁白,又有阵阵旋音传出。

    与此同时,宫阙后方还有许多乐器虚影再浮现,萦绕……

    太苍国境之内,也有种种异象。

    太苍九州疆域之内,一件件太苍九州神器,几乎在同时浮现出来。

    然后……

    璀璨的光芒映照太都。

    太都上空,一座同样的宫阙出现在天穹之上。

    太苍音律天府,也在此刻建立起来。

    饶吟身上充斥着国祚气运之力。

    她身影消失在噎鸣秘境,出现在音律天府中,显得圣洁万分。

    “自此之后,太苍音律天府,执掌太苍音律大道,执掌太苍音律军伍,受天军上府统御。”

    纪夏声音并不如何威严,但却似乎尊贵到了极致。

    整座太苍九州大地,乃至于有太苍国祚力量覆盖的崎命天。

    无数生灵脑海中都有纪夏的声音响起。

    ……

    太苍音律天府就如此迅速的建立起来了。

    距离纪夏所构想的太苍天庭,也更进了一步。

    目前。

    天宫、天府,还没有确切的品秩,但却不同于寻常部门。

    让鲁案和方庐十分羡慕。

    纪夏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倒也不必太过羡慕,天丹府和天工府对于太苍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构筑天宫只是迟早的事情。”

    鲁案和方庐这才恭敬应是,就此退去。

    纪夏心念一动。

    太苍九州国祚之力,汇聚而来,凝聚在他的双眼上。

    于是。

    虚空之上两座天宫,一座天司就此浮现在他的眼前。

    太苍上源天宫以及,再加上天府龙雷司。

    让太苍之上的虚空,充斥着种种玄妙的力量。

    在纪夏的构想中。

    等到太苍彻底地晋升为帝朝。

    也许太苍天庭的雏形,也将就此确立起来。

    一座座天宫,一座座天府,再加上天门、天河、斩神台,以及数之不尽的天庭建筑。

    从此之后,太苍并非仅仅只是帝朝,同时也是天朝,是天庭。

    当然就目前而言。

    这许多的一切,都仅仅只在纪夏的构想中。

    但是纪夏有一种预感,太苍距离这个目标,已经并不如何遥远了。

    “等到其他雷部强者,从雷祖琥珀中走出。

    太苍雷律天宫,也将得以建立起来,自此之后,执掌太苍律法,执掌太苍诸多法则,太苍也将会更加完整。”

    一道道构想,就如此在他脑海中升腾起来……

    ……

    元鼎五百二十九年。

    有凰梧秘境使者,前来太苍。

    前来太苍的两位使者之中,有一位纪夏并不陌生。

    那便是稚南圣女。

    在数百年前。

    稚南圣女曾经跟随凰梧秘境七尊主,前来出使太苍。

    当时他们的目标。

    是想要对太苍进行一番考察。

    如果太苍能够入这两位使者的法眼,便能够得到凰梧秘境的扶持。

    得到凰梧秘境许许多多的神法玄术。

    让当时的“小国”太苍,能够更加快速的发展。

    但是当时的七尊主以及稚南圣女前来太苍之后,发现太苍的理念与凰梧秘境,并不是太过契合。

    甚至纪夏在这两位使者面前,镇杀了泰中秘府许多强者。

    两位使者便就此离去。

    从那一次开始,凰梧秘境就销声匿迹……

    后来弃垠主以独特的法门沟通凰梧秘境,终于让凰梧秘境派遣使者,再一次前来太苍。

    这一次前来太苍的使者,除了稚南圣女之外,还有一位正是凰梧秘境的第二尊主。

    也就是除去秘境主宰之外的最强者。

    是因为地极强者。

    此刻。

    第二尊主和稚南圣女都恭恭敬敬,低头站在太和殿殿宇之中。

    等候纪夏的到来。

    两个人的眼神中,都有几分忐忑。

    最开始,他们以为是九弃主在召唤凰梧秘境。

    但是当他们走出凰梧秘境,前往太苍之时。

    太苍的声名,便彻底响彻了界祖山。

    那流传在界祖山疆域之内,许许多多的镜影玉简,都让他们深深震撼。

    他们每走过一处。

    太苍强者镇压诸多皇朝的传说,也让他们恍若隔世……

    尤其是稚南圣女。

    此刻,稚南圣女神色颇有些不自然,眼神中总有几分羞怯……

    “原来,数百年前的太苍是在隐藏实力。

    想必当时太初上皇,以及诸多太苍强者,在看笑话一般看凰梧秘境……”

    稚南圣女咬牙。

    她根本就无法衡量凰梧秘境和太苍的差距。

    可是当时凰梧秘境,竟然还想要扶持太苍,实在是显得有些可笑。

    而且更重要的是……

    当时想要扶持太苍的凰梧秘境,却似乎被太苍反过来扶持了。

    无论是太初上皇传世录,以及许多太苍典籍。

    还是纪夏赐予他们的十道神法玄术。

    都让凰梧秘境有了空前的长进。

    尤其是传世录被带到凰梧秘境之后,就被许多强者奉为瑰宝,每日研读。

    只觉得其中蕴含着的道理,根本无法衡量。

    于是……

    哪怕凰梧秘境和太苍的理念不同。

    凰梧秘境中,也还有许多太初上皇的敬仰者……

    稚南圣女便也是其中之一。

    毕竟,她是亲眼见证纪夏伟岸英姿,以及强大实力的凰梧强者。

    而且当时纪夏的话语,带给她的震撼,时至如今稚南圣女都无法遗忘。

    而今。

    时隔数百年时间。

    稚南圣女竟然再一次前来太苍。

    但是现在……

    她的心态却有了巨大的变化,从原本的高傲以及探寻审视,变成了忐忑,变成了小心翼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