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历史穿越>

我要做明世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40:郭家事

  另一边,朱见清没心没肺的,还在拉着皇帝,不要脸的想让他多多帮扶自己。

  只有荣王妃郭氏,正在跟她的老父亲依依惜别。

  郭登作为武将中的文人,诗文都能顺手拈来,除却军功显著之外,更有一身风骨。

  当年土木帝带着瓦剌叫门,叫的就是大同城门。

  郭登死活不肯开,还出兵退敌,多次击败也先攻击。

  正因为他如此表现,加上景泰朝廷的态度,让也先意识到了自己手上这玩意儿是个赔钱货,有了送还土木帝的想法。

  可以说,郭登是大明朝实打实的名将。

  奈何天意弄人,或者是从生理上讲,长期骑马打仗,真的不利于繁育子嗣。

  前任英国公张辅活了七十多岁,一辈子下来就两个孩子,在生育之前,还面对着弟弟的疯狂挑衅,企图捡他家的漏子。

  之后生了孩子,长子是个残缺,幼子堪称上天赐予,宝贝的不行。

  太宗皇帝也只有跟徐皇后生的几个孩子安全长大,继位后本当壮年,也有宠妃陪侍,结果二十年来一无所出,可见这胯下骏马再雄伟,也是让人失望的。

  而在勋贵武将之中,这种事还有很多。

  郭登便是其中一例。

  他如今年近七十,年轻时如虎似狼,外表雄伟,有着一把漂亮胡子,不仅在战场上被人誉为“常胜将军”,房中私密之时,也有妻妾夸赞不已。

  但说话归说话,夸了这么多年,结过来的果子就郭氏一个,还是五十来岁时,绝望的到处求神拜佛后才生出来的。

  可想而知,对于唯一的亲生血脉,郭登会如何疼爱,甚至还想请求皇帝收回成命,别让她去当那狗屁的荣王妃了。

  去了海外,以他这般的年纪,还能见到闺女一面吗?

  在说完了一些场面话后,郭登便忍不住对女儿嘱托起来,让她注意照顾好自己,荣王是个不着调的,她既然当了女主人就把家里的权柄都收拢到手里,以免朱见清以身份压人,让郭氏受了委屈……

  郭氏含着眼泪应话。

  父女俩抱头痛哭。

  等到松开,郭氏也嘱咐起了父亲,“郭嵩虽是父亲养子,可对父亲并不孝顺……父亲年纪大了,又是国家功臣,何必受那人磨搓?不如再去选个宗族里的后生,过继过来孝敬自己。”

  还是那个道理——

  没有儿子,皇帝都得受欺负,何况郭登这老将军?

  在郭氏出生之前,郭登对于自己能不能生孩子已经绝望了,便把自己兄长的儿子郭嵩过继到了名下,期望着这人能在他死后,给郭登打幡摔盆,扶着棺材哭两声,也就满足了。

  毕竟他已经功成名就,受封定襄伯,别的不缺,就缺了个后继者。

  能解决这个烦恼,那让郭嵩继承爵位也可以。

  只是没想到,郭嵩却是个绝对的白眼狼,根本不管自己从亲爹的庶子,变成能继承养父爵位的“嫡长子”,是何等跨越,郭登对他又是怎样的疼爱和看重。

  以前看着郭登风光无限,他还能装出一副孝顺模样,可是在朱见济上位强化了对官僚的控制,以及各种清查兼并之时,郭登不幸中奖,成为了被处理的对象——

  郭登乃是大明开国大将武定侯郭英之后,家族繁衍到如今,已经是极为庞大,而且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等到郭登成了定襄伯,深受先帝中宗信任,郭家便有了两个足以夸耀的爵位,走路都是带风的,还被城管抓到过好几次家族子弟在京城里飙车跑马,造成了不利影响。

  上不正,下便要理所当然的歪掉。

  郭家人顶着朱见济的三令五申,还偷偷的兼并土地,瞧着做纺织生意赚钱,又开了黑工厂,不仅压榨劳工,还借助自家在边地的人脉关系,在草原上掠夺大批牛羊,吃的满嘴流油。

  郭嵩也参与了进去。

  被查出来之后,皇帝自然大怒。

  当然了,对郭登这位于国有功,很大程度上也只是被家族拖累的老将军,朱见济是想着网开一面,轻轻放过的。

  但郭登自有武者的傲气,请求皇帝按照规矩处置。

  要说起来,他这么干,还是有点心思在的。

  自古新君即位,面对朝廷里大多是先帝老臣的情况,总得做掉几个,给自己的势力腾出位子来。

  只是朱见济从小就跟在他爹屁股后面干活,父子俩基本共用一套行政班子,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不是很大。

  可小问题也是问题。

  郭登觉得以乾圣天子的性格,面对倚仗自己年老有功就肆意妄为的某些人,是不会容忍太久的。

  武定侯郭家这些年来就出了郭登这位名将,其余的功绩寻常,肯定是要败落的。

  所以怎么在家族扯后腿的情况下,保住自己这一脉的富贵呢?

  当然是对着皇帝表忠心,同时展示一下自己的气节,好为了后代铺路啦!

  以朱见济执政以来的作风,很容易看出这位天子是个务实耿直的。

  朱见济并不喜欢跟别人打哑迷,更讨厌别人跟他打哑迷。

  但凡有文官敢当着他的面扯什么无用的“圣人之言”,在虚头巴脑的小事上浪费皇帝的宝贵时间,基本都会被拖出去打屁股,然后通报批评,不给人做脸面。

  遇上郭家的事儿发了,郭登立马就想好了要如何应对。

  “如果陛下因为臣有功而放过臣一家的罪过,那落在其他人眼里,又该如何?”

  朱见济对这位老臣的话极为动容,最后还是拉着郭登的手,让他受点委屈,先去甘肃那边吹吹风。

  当然,召回肯定会召回的。

  他俩不过是利用这件事,来敲打一下某些放飞起来的勋贵罢了。

  主谋的武定侯一家被重重罚款,几个重要人士被流放,手下的产业被收为国有或者拍卖给了别人,多余钱财发给受害者作为补偿……

  一套流程走下来,除了个爵位在头上,郭家算是败了。

  这么一搞,原本由于历史遗留问题,造成的郭家对爵位长达近百年的争夺,也没人愿意干了。

  郭英嫡长子早逝,按照道理是该让其子顺位继承的,可后面仁宗娶了次子的同胞妹妹为妃,还甚是宠爱,便点了小舅子承爵,由此引起了两房之间长达四代的争执。

  现在倒好,朱见济直接从根源解决了他们的矛盾。

  一个带不来好处的名头,谁想要啊!

  只有郭登得了皇帝暗示,趁机把自己的定襄伯跟武定侯做了切割,安心的被“流放”甘肃。

  等以后被召回京城,他就可以凭借这件事获得的好印象,向皇帝举荐郭嵩为官了。

  他想得很美,

  结果郭嵩并不领情。

  在他看来,这老不死的东西都还没把爵位传给自己呢,就拖着自家来了甘肃这垃圾地方受苦,完全可以不用再跟他装好脸了。

  郭嵩果断的跟养父摊了牌,暴露白眼狼的本性,克扣郭登衣食,让郭登的妾室要靠缝纫补贴家用……在甘肃待了一年,硬是用各种手段磨搓的郭登几乎丧命。

  老头子哪里想到自己这养子是如此人物?当即悔恨的捶桌大骂,也不想着什么给孩子惊喜了,只等回了京城,再看郭嵩的表演变脸艺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