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古代言情>

娇养王妃是首富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两百八十七章 了不得的秘密

  秦湛眸光微微一闪,“你怎么回答她?”

  “当然是答应啊!”乔弈绯理所当然道:“徐天舒可是出了名的翩翩佳公子,出身显贵,文武全才,人长得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我原本想拒绝,但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啊。”

  秦湛望着她狡黠的眼睛,冷哼一声,“跟我比如何?”

  乔弈绯认真地看着他,俊美的容颜宛如一块无暇的美玉,一双凤眸深邃幽凉,线条棱角分明,神情却淡似天边云,高贵清华,优雅冷漠,想了想,便道:“各有千秋吧…”

  话音未落,腰部便重重一紧,乔弈绯吃痛,脱口而出,“秦湛,你轻点…”

  话一出口才知道这话有多暧昧,乔弈绯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为了扳回一局,立即道:“你吃醋了?”

  秦湛不说话,乔弈绯却本能地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内心却泛起一种隐隐窃喜,秦湛外冷,内也冷,能让他封印的情感复苏一点,对她来说,是件特别有成就感的事,当即唇角一勾,揶揄道:“你还不承认,你就是吃醋了?”

  秦湛看她一眼,“我可以让他们晚几天到。”

  乔弈绯差点没反应过来,盯着他认真的眼神,才明白过来,算算时间,还有两三日,锦衣卫的人便会带着当年拐卖彻儿的牙婆到京城了。

  想到这里,她明媚的心情顿时黯淡下来,所谓爱之深,念之切,在经历了无数的失望之后,更害怕听到让人绝望的消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却抓心挠肝的感觉实在是人世间最能折磨人的煎熬。

  真是个话题终究者,好好的气氛就被他搞得这么沉重,乔弈绯没心思和他玩闹了,有气无力道:“还有几天?”

  “那要看你了。”秦湛平静道。

  乔弈绯说不上自己到底是希望快点见到当年的牙婆,还是盼着晚点见到?深吸一口气,叹道:“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该什么时候到就什么时候到吧。”

  “你害怕了?”秦湛一眼看穿了她的担忧。

  “没有!”乔弈绯心虚地摇头,“那时他还那么小,现在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早有心理准备了,只希望他当年少受点罪。”

  屋子里沉默下来,乔弈绯不想执着于这个话题,再心痛也不能改变既成事实,干脆转移话题道:“茶凉了,我给你再煮一壶。”

  秦湛一向冰冷的表情仿佛裂开了一丝缝隙,透出柔和的神色,“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你要娶我?”乔弈绯随口回了一句,头都没抬。

  “是。”

  乔弈绯手一晃,茶都差点洒出来,“这时候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合适?”

  “绯儿。”秦湛目光深深,“虽然你口头上答应了我,但你心里并不信我。”

  乔弈绯心头一跳,仿佛被看穿了心思,脸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的神色,“此话怎讲?”

  秦湛蹙眉,俊美的脸色透出几分冷然,“我并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也不是信口开河,我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娶你为妻。”

  乔弈绯顿时心乱如麻,在一本正经的他面前,她实在做不到心无芥蒂胡说八道一通,但自己和他的身份不啻为云泥之别,她有自己的骄傲,也不愿卑躬屈膝地面对他的父母和亲人,更不愿忍受他们轻慢厌恶的目光却又无法逃开,那是一种桎梏。

  “我…”乔弈绯避开他的视线,那日他袒露心声之后,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心中却是百般纠结与矛盾,她喜欢他不假,但也没到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的地步,而且,也的的确确存了利用他做靠山的心思。

  她是个天生的商人,做任何事情之前下意识地会去权衡利弊,计算得失,但这些深藏心底的秘密,她可以调侃,可以戏谑,却不愿意真实地暴露在他面前,让他看到自己内心的阴暗和算计。

  “我一出生就被送出了宫,从不喜与人亲近。”秦湛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情绪,“但我不希望和你也是这样。”

  直视那双幽邃的眸瞳,乔弈绯内心仿佛有什么坚固的城堡正在逐渐破防,嫣然一笑,“不如我…试试?”

  秦湛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秦淳说你嘴里没一句真话,倒也不算冤枉你。”

  乔弈绯不满道:“这时候提那等扫兴的人是不是不太合适?”

  他脸上绽放出一丝难得笑意,“除了身份之外,你还在顾虑什么?”

  乔弈绯面露苦恼,“你是高贵的皇子,光是这一条,已经足以让我望尘莫及了,还需要什么别的?”

  秦湛神色染上一种乔弈绯看不懂的深邃,漫不经心道:“其实我也未必是皇子。”

  乔弈绯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要掉脑袋的。”

  “不是玩笑。”秦湛正色道:“也许是真的。”

  也许?乔弈绯脑子里立刻闪过说书先生嘴里那些精彩绝伦的戏码,好奇心顿时爆棚,“说来听听。”

  秦湛扫了一眼她满脸的八卦,“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这哪儿跟哪儿啊?乔弈绯关心的是扣人心弦的皇家秘密,快速道:“我没有妄自菲薄,我只是不想。”

  秦湛的脸色冷了下来,“不想?”

  哪有这样吊人胃口的?乔弈绯满脑子都是八卦,“你能不能先把话说明白,为什么你可能不是皇子?”

  “怎么?不是皇子,就做不了你的靠山了?”秦湛似笑非笑。

  乔弈绯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被人拔了衣服的透明人一样,心里的小九九早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亏得自己还以为隐藏得够深,连忙咳嗽两声掩饰尴尬,干笑两声,“哪有你这样说话说一半的?我只是好奇,总不能连自己未来的夫婿的身世都不清楚吧?”

  秦湛语气淡淡,“没你想象得那么荡气回肠,一直有传言说我其实不是皇上的儿子。”

  乔弈绯心猛地一跳,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急急忙忙道:“那你有问过你母后吗?”

  秦湛看她一眼,乔弈绯立刻发觉自己多嘴了,以他和皇后冷淡的关系,大概不会主动去问皇后,不对啊,这种涉及到皇家血统的大事,皇后就是再和秦湛不亲,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否则,就是欺君的死罪。

  就在乔弈绯脑补各种精彩画面的时候,秦湛眸瞳一片深幽,“乔弈绯,如果我真的不是皇子,你还愿意嫁我为妻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