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玄幻魔法>

星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05章 做个好人(求订阅月票)

  大包间中,饭菜上桌,几人吃吃喝喝。

  侯霄尘要找财政司麻烦,显然不是突发奇想,只是缺个契机,可现在,他觉得契机到了。

  至于这其中是否有更深层次的谋划,李皓此刻还不知晓。

  他只是在吃吃喝喝中思考得失。

  侯霄尘,要借自己来当这把突破的刀。

  为什么找自己?

  金枪也好,玉罗刹也好,都很弱吗?

  金枪不说,玉罗刹解封,应该不会弱。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让自己来当这把刀呢?

  刚好赶上了?

  那也未必。

  李皓吃的满嘴流油,顺便也给黑豹吃了一点,吃了半天,也思考了半天,到底要不要当这把刀,值得不值得?

  许久,他有了一些想法。

  也许……想睁眼看世界,就该亲自参与进去。

  如今的自己,也许还没看明白。

  但是他知道,侯霄尘不敢贸然坑死自己。

  袁硕,洪一堂,光明剑这些人,其实都是李皓的背后依仗。

  坑死了李皓,他侯霄尘哪怕算计什么成功了,也没什么好处,只会造成银月彻底分崩瓦解,银月武林和银月官方的裂痕进一步扩大。

  心中有了数,李皓一口喝完了一碗汤,打了个饱嗝,笑呵呵地抬头:“部长,就这么点小事?将天星斗罗场收归巡夜人就完事了?”

  “当然不止。”

  侯霄尘早就吃完了,正在悠闲地喝茶,“我提前打招呼,有两个意思,第一,乖乖让出这一块的领导权,那是最好的结果。”

  “第二,若是不让出来,自然会全力反抗,反扑!各个层面的都有,官方的,暗地里的,民间的,贵族的……甚至你遭受三大组织暗杀也很正常,在这种反扑过程中,抓住机会,给予对方雷霆一击!”

  侯霄尘忽然笑了,笑的有些幽冷:“只要抓住了机会,不落人口实,那就可以痛打落水狗,想打掉一司的人,多不胜数!”

  “具体的操作,你自己看着办!”

  “是及时控制,还是任由其扩散,还是牵连下去,还是草草收场……都可以!”

  “不同程度,会有不同程度的后果,若是只是简单的为了立足天星城,那就做简单的事,打掉他们最大的据点就行了,这个要简单许多。”

  李皓了然。

  侯霄尘在判断,自己能做到哪一步,愿意做到哪一步,而不同程度,自然面临不同程度的反扑。

  而他,只负责蜕变之上。

  显然,也是在衡量李皓的承受能力。

  李皓吃了一点东西,此刻也开始喝茶,思索一番,开口道:“帮手呢?”

  “你自己看着办,能调动巡夜人,你就去调动,调动不了……那没办法,你没这个能耐,我这边,武卫军你知道,也就金枪有点实力帮你,否则,高手不够!”

  武卫军高手不多,金枪算是旭光,其他人,木林都稍微差一点,至于玉总管,人家是侯霄尘的秘书,当然要为侯霄尘服务。

  想到这,李皓笑了起来,点点头:“明白了!”

  也就是没啥帮助。

  全靠自己!

  老侯,还真是……真是看得起自己啊。

  ……

  与此同时。

  消息,瞬间爆炸开。

  魔剑入京了!

  李皓来了天星城,而更让人震撼的是,侯霄尘在九龙阁,对财政司宣战了!

  是的,宣战!

  只是一个天星斗罗场罢了,可这一刻,传入其他人耳中,这就是一种宣战,明晃晃地告诉财政司,识趣点,那最好,自己退出来。

  不识趣,我就暴力围剿你们!

  我是官方唯一的执法机构,这一点,就让巡夜人占据了先机,可名义,有时候也需要实力支撑,能成为九司之一,实力之强悍,毋庸置疑!

  ……

  巡检司。

  一位高官,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迅速进入巡检司大会议室。

  而此刻,那位看起来年轻的巡检司司长,人已经到了。

  看到来人脸色发白,笑了笑:“收到消息了?”

  “是……是!”

  “没事,慌什么!”

  巡检司司长轻笑一声:“和我们无关,这是侯霄尘的宣战,何况……能不能成功也不一定,你慌什么?魔剑李皓一来,他侯霄尘倒是有意思……是觉得李皓可以镇压一切,还是觉得……他能兜得住一切?”

  说到这,忽然轻哼一声:“给他们自己玩去!这家伙,提前不通知一声,直接调来了李皓,想借李皓大闹定国侯府之威,来震慑四方吗?若是如此……侯霄尘想的太简单了一点!”

  他皱眉道:“天星斗罗场涉及的东西很多,很广!里面的超能,妖族,都从哪里来?无数的天材地宝也是个问题,暗中涉及的利益,更是惊人无比!甚至比查抄徐庆老巢都要利益大的多……除了四海商团,天星斗罗场,是姓刘的最大利益来源……他为了这些,当年甚至放弃了一些其他权利……”

  说到这,笑呵呵道:“算了,坐山观虎斗!”

  下方,有强者沉声道:“司长,那若是……牵扯到了我们呢?”

  司长笑了:“怎么会?若是失败了……那就他们俩兜底去!若是成功了,也是好事一件,真要能把姓刘的弄的头昏脑涨,最后姓刘的自己都忍不住下场了……我们出手便是……不说打掉刘家,起码也要削弱三分,吃掉一半的财政司!”

  司长笑哈哈道:“好事!这么一想……失败了不需要我们负责,成功了,我们去分一杯羹……这不是好事是什么?”

  “银月武师,愿意主动当我的刀,那我也不介意!”

  显然,他也看穿了许多东西。

  可是,正如侯霄尘所言,若是利益够大,银月武师怎么了?

  照样能保!

  前提是,不要只带来麻烦,而没有任何利益,那样的话,任何合作都是不长久的。

  又有人低沉道:“巡夜人那边,通过了李皓的天星副都督任命,咱们的姚部长,是不是静极思动了?”

  “哈哈哈,不好说!”

  “黄龙呢?”

  有人笑道:“黄龙会不会掺和一手?就算不掺和一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侯霄尘成功吧?侯霄尘成功了,黄龙恐怕就站不稳了!”

  显然,这些人都跟明镜似的,看透了一切。

  上方,巡检司司长淡淡道:“给他们自己斗!若是银月武师,连一个黄龙都斗不赢,也拿不下天星斗罗场……那帮银月,无异于自找麻烦,不用理会。”

  “司长,那侯霄尘最终想要的结果是什么?”

  有人看向司长,带着一些疑惑,侯霄尘除了站稳脚跟,打响名声之外,还有别的目的吗?

  若是只是简单的站稳脚跟,就冒这么大风险,选择和一方开战……太过冒险了,也太不值得了。

  “最终结果?”

  司长意味深长道:“需要什么最终结果?只需要让九司斗起来,让所有人知晓,他银月蛮子不好惹,让一部分人看到银月的强大和斗意,这不就足够了吗?什么时候,非要一个结果了?”

  他笑了一声,起身道:“好了,就这么点事,不要再烦我了,至于李皓……作为巡夜人一员,既然来了天星城……他不怕被人暗杀了,那就随他好了!”

  “明白!”

  众人纷纷应声,没人再说什么,很快,各自散去。

  ……

  同一时间。

  这样的会议,在很多地方开启。

  财政司。

  胖墩墩的刘司长,此刻依旧笑容满面,喝着茶,想了想笑道:“柿子捡软的捏,看样子,他侯霄尘觉得,我财政司最肥,也最软!李皓也觉得,可以拿我们当垫脚石……威慑四方,站稳脚跟之余,也想最终引来各方一起吃肉……”

  下面,有人沉闷道:“司长,那我们……如何应对?”

  “退让是不行的。”

  刘司长笑眯眯地说着:“这个时候啊,让不了!我面对侯霄尘,今天都让了一步,那明天,我的四海商团就没了,后天,各省的税赋就没了,大后天,我人都没了!”

  到了他这个地步,不进则退。

  那是一步让不得!

  一旦让一步,大家就会如同闻到腥味的鲨鱼,瞬间吞掉了他!

  那妖娆女性此刻也是咬牙:“看侯霄尘的意思,恐怕这一次是将李皓当这把撕开口子的刀了……那就杀了李皓!李皓刚破了徐家,名声大振,他一死,不但两件神兵落入我们手中,还有大量财富,以及巨大的名气……”

  破局也简单。

  直接击杀李皓,甚至是侯霄尘,那就完事了。

  或者,只要击溃他们,让人看到对方的虚弱,那就有无数人吞噬他们。

  双方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谁在这一次中,露出了虚弱姿态,很快,会被身边无数的猛虎吞噬。

  至于侯霄尘为何找上自己,要将财政司当成磨刀石……刘司长觉得,大概是因为自己太好说话了吧。

  刘司长看着她,笑道:“你有把握拿下李皓吗?”

  “有!”

  女人冷静道:“我是蜕变期,他的话……能在徐庆没解封的状态下逃生,实力不弱,战力很强大,起码也是后期到巅峰层次,速度有追风靴加持,那更是达到了蜕变期的地步。”

  “不过……就算如此,我也有把握拿下他!”

  刘司长陷入了沉思中,半晌,开口道:“不够……”

  不够!

  只是简单一句话,就让众人心中有些异样,对付李皓,他觉得一位蜕变期不够。

  当然,李皓也的确彪悍。

  曾经在东方,逃过了多位蜕变的追杀。

  妖娆女子点头:“我明白司长的意思,但是他若是想逃……只要他出了天星城,城外,便是无数恶狼环伺!李皓比我们还有一点要糟糕,他不能贸然出城,他一旦敢出城……他就死定了!”

  在天星城内,大家起码要维持表面上的规矩。

  暗地里不说,表面上不会有官方人员对李皓出手的。

  可是,你若是出城了……那就由不得你了!

  这么大的肥肉,谁都想吃一口。

  “所以,他若是还想和之前一样,一心想逃,那就错了!这是其一,第二,他作为巡夜人副都督,一旦在城内交手,破坏了建筑,或者误杀了平民……司长,我想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让巡夜人给我们一个交代,给王朝一个交代!”

  “啪啪啪!”

  刘司长鼓掌,笑了:“说的好!直击要害!对,相对于天星斗罗场,其实李皓最大的麻烦,不是我们,而是不能出城,不能误伤了平民,这些,都会限制他!”

  “侯霄尘想让李皓来威慑我们,那他错了,李皓的限制,最多!”

  李皓强是强,可李皓太麻烦了。

  缩手缩脚的李皓,是很难在这发挥出和东方一样的战力的。

  “不过,还是不能大意!”

  他笑了笑,片刻后传音女人道:“给飞天发暗杀令……不止飞天,红月、阎罗都可以,另外……”

  他叮嘱了一阵,女人心中有数了。

  “行了,就这样,散了吧!”

  他摆了摆手,等人都走了,思索了一番,朝财政司后方走去。

  片刻后,通过了几处暗道,他进入了一处密室。

  “父亲。”

  他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等着。

  片刻后,里面传来了声音:“觉得这样还是不保险,杀不了李皓?”

  “是!”

  刘司长也不遮掩:“李皓这种人,不好杀!手握两件神兵,关键时刻,侯霄尘也会出手,此人实力不弱,哪怕我,也不敢说稳赢他。”

  说罢,又道:“天星斗罗场,其实真舍弃了,也没什么关系,真要能低调一些,财富少一些也没关系……可是,现阶段,一旦我们露出了这样的姿态,损失的就不是一个天星斗罗场了,这一点,父亲也明白。”

  “哎!”

  密室中,苍老声传出,带着一些叹息:“最终,还是难逃名利场啊!”

  刘司长没说话,是的,谁能逃过去呢?

  都是俗人!

  第一代的司长,其实都有一些大抱负,可如今又如何?

  不都成了别人眼中的恶龙吗?

  地位的变化,时代的变化,加上各种其他因素,最终让九司失去了初衷,不再去变革。

  有些时候,很无奈的。

  密室中,苍老声再起:“你找我,希望我做什么呢?”

  刘司长思索一番道:“对付李皓,只能瞬杀!我想借……神通符一枚!”

  神通符!

  此话一出,密室中,一股淡淡的威压渗透而来:“你可知,对我而言,神通还不算彻底稳固,剥离神通,制造神通符,损伤很大,也许……超过你想象!”

  刘司长沉声道:“杀了李皓的话,夺了神兵,两件!足以弥补父亲的损失!而也正因为损失太大,他们不会相信,我会在这时候,找父亲,让父亲付出大代价,只为了击杀李皓!”

  “侯霄尘,甚至姚四,包括巡检司那家伙,都会在默默地观察我……我一旦出手,也许就是他们的机会,所以我不会出手,给他们抓到机会……他们不会相信,父亲的神通会出手!”

  此话一出,密室中,老人笑了:“有些道理,狮子搏兔,也需全力!李皓这种人,的确不能小觑,神通符……未必能杀他!据我所知,他之前也许用过一枚本源符,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了……若是有,那就足以抵消神通符的攻击。”

  刘司长微微凝眉,还有吗?

  未必吧!

  真要有,当日被徐庆追杀到那个地步,他还不用?

  但是,如果有的话……那就难受了。

  “父亲的意思是?”

  “既然你下定了决心,那就除恶务尽,斩草除根,当果决一些,与其一点点地付出代价,不如付出更大的代价,以求一劳永逸!”

  老人声音苍老无比,指点着儿子:“徐家,就是一点点地去添油,结果损失惨重,有了前车之鉴,刘家岂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一枚神通符,不一定可以杀死李皓……神通符是死的,人是活的!”

  刘司长默默倾听着,老人继续道:“筹码都已经下了,那就下的更多一点……刘家仓库中12枚小型手持式的能源炸弹,不要留着了。”

  刘司长暗暗心惊,所谓能源炸弹……就是当日樊昌用的那东西,当日甚至炸的解封了一些的洪一堂都只能避退,而只有一枚!

  刘家,财大气粗,现在还有库存的12枚能源炸弹。

  而每一枚,都可以对蜕变期造成巨大的威胁,甚至不小心,可能会被炸死,这东西没有灭城弹覆盖范围大,但是小范围内的攻击力,甚至超过了灭城弹。

  灭城弹只是范围更大一些,更容易覆盖式打击。

  足足12枚……超过蜕变期,都可能会被炸死!

  神通境,也不敢说自己在这样的爆炸威力下存活。

  “一枚神通符,12枚能源炸弹……再让吴勇和流沙两位蜕变期出手,再让飞天三大组织出手……”

  刘司长说了一阵,迟疑道:“父亲,这样的围攻,李皓不会还有逃生的机会吧?”

  这筹码,可不一般了!

  运气好,杀一个神通也没太大难度。

  可父亲说的对,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下更大的赌注,赢了,自然可以弥补损失。

  “我不知道。”

  老人显得有些疲倦:“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做了就做了,不要去后悔……后悔,只会让你更加犹豫,更加徘徊。不管对还是错,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作出了最大的努力,若是如此还失败了……那是他李皓命不该绝!”

  以杀神通的姿态,去杀李皓,这都失败了,还能如何?

  “明白了,多谢父亲教诲!”

  “不用……神通符明日来取!”

  “好!”

  刘司长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而身后,密室中,一位有些枯瘦的老人,微微摇头,叹息一声,李皓……未必好杀啊。

  八大家的血脉传承,经历了种种危机,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哪有那么容易杀。

  可现阶段,也只能如此了。

  ……

  各方都在筹备着什么。

  九龙阁中,吃饱喝足的众人,也准备离开了。

  走出包间,门外,恰好其他几个包间,也有人走出来,至于是恰好,还是其他,那就不得而知了。

  侯霄尘笑着朝众人微微点头,接着又稍微躬了躬身:“见过诸位司长!”

  几个包间中,走出了不少人。

  有人也微微点头,笑笑不说话。

  有人则是没理会,上下打量了一下李皓几人,很快径直离去。

  也有人笑的灿烂,玩味道:“加油!天星的治安,就靠你们了,好好干!”

  “……”

  几位司长,各自离去。

  而李皓,也一一扫过,记下了这些人。

  他看向侯霄尘,侯霄尘平静道:“四位司长,内务司、考功司、刑法司、礼外司的四位。”

  李皓闻言,点点头,笑道:“这算最弱四司吗?”

  其他的军法司、巡检司、行政司三司,一直都在争老大的位置。

  财政司和商务司,是出了名的有钱。

  财政司有钱,是因为各省税收这些,都要经过他们,麾下也有商团。

  而商务司,不是行省税收了,而是所有大集团,小公司,都要通过商务司才行,谁更有钱,也不好说。

  这年头,有钱,也代表有实力。

  侯霄尘都笑了:“别飘了,再弱,人家打你,也是打孩子似的!”

  “我本来就是孩子。”

  李皓笑呵呵的:“我才多大,他们都多大了。”

  “你啊!”

  侯霄尘摇头:“算了,走吧,出来混个脸熟就行了。”

  李皓点点头,该回去了。

  至于回去住哪……谁知道呢,先跟着侯霄尘混呗。

  转头,看向女经理:“我打包的那一滴生命之泉,准备好了吗?”

  女经理格外的别扭。

  你还真好意思!

  她有些无奈,只好道:“那个……需要支付10万神能石。”

  “刘司长不是说请客吗?”

  “那个……刘司长走的时候又说……又说……”

  李皓愣了一下,忍不住骂了一句:“那胖子反悔了?九司司长之一,他请客吃一顿饭,他都反悔了?”

  我的天!

  什么人啊。

  说好的请客吃饭,居然反悔了,还有这种人?

  女经理低声道:“吃饭的钱,刘司长挂账上就行了,可……生命之泉,其实……不属于饭钱范畴。”

  她只好这么说。

  因为她也觉得活久见,李皓真好意思要,而刘司长……也真好意思反悔。

  李皓有些郁闷,看了一眼侯霄尘:“这位司长……真有意思啊!”

  司长啊!

  这么大的人物,居然真的好意思反悔,说实话,他没想到!

  侯霄尘笑了起来。

  玉总管也是呵呵直笑,她晚上没怎么说话,此刻也是好笑道:“人家傻了,给你一滴生命之泉,让你再去抄他的家?”

  “……”

  不要脸才正确,真要这脸……那就太蠢了。

  李皓遗憾无比:“算了!万万没想到,亏我之前还期待无比,想着给他省一点,就取一滴,结果……人家一滴都不给我!”

  说罢,看向女经理:“那我们今晚消费了多少?”

  “八千颗神能石!”

  “这算大客户吗?”

  “……自然算的!”

  女经理不知道他想做什么,此刻倒是有些迟疑起来,你想做什么?

  “那送我一点纪念品!”

  “什么?”

  女经理茫然,什么纪念品?

  到哪有纪念品送你去!

  “你家餐具很好看,我初来乍到,接下来可能还要搬家……你送一套给我带走,我也不是那种随便拿别人东西的人,你给我准备一套,我带回去!”

  女经理都愣住了,好半晌,尴尬无比,但是最后还是挣扎了一下,点头:“好,李都督稍等……我……我现在让人去准备!”

  她都快崩溃了!

  还有这种人?

  等她走了,侯霄尘也失笑不已,玉总管更是头疼道:“你能不能别丢人了?”

  “丢人?”

  李皓意外:“送的,我又没偷没抢!我是大客户,送点纪念品不正常吗?玉总管,这话我不爱听了,你可知道,这些东西,若是拿出去卖了,能换多少粮食,能换多少吃的喝的,能养活多少人?你们啊……高高在上习惯了,哪知道平民之苦!”

  侯霄尘一怔,玉总管也是微微一愣。

  换……吃的喝的?

  认真的?

  他们看向李皓,李皓忽然笑的有些贱兮兮的:“开个玩笑,道德制高点上抨击你们,舒服!”

  玉总管失笑。

  侯霄尘则是深深看了一眼李皓,没有吭声。

  李皓也笑,笑着笑着,忽然不笑了,就那么安静了下来。

  玉总管觉得疑惑,意外,甚至有些不解李皓的想法。

  你……在想什么?

  李皓恢复了平静,没有出声。

  是的,玉总管也不了解。

  虽然她出道,是为了复仇而去,杀了许多人,可她不算贫困,也不算普通人,出道就是武师,就是强者,然后一路高歌,最后加入了巡夜人。

  这些人……和自己还是不一样的。

  他们也许都不知道,一件衣服,是要花钱买的!

  他们也不知道,吃一顿早餐,需要多少钱,自己买菜做需要多少钱,因为他们不会和这些有任何接触的,李皓知道。

  他知道,1000星币,其实可以过的还不错。

  他知道,2000星币,可以让一家三口,都过上小康生活,前提是在银城,在天星城大概不够的。

  至于面子,值钱吗?

  李皓心中想着。

  当然,18岁之前,他也不知道。

  等到了18岁之后,他就知道了,很清楚地知道这一切。

  他心中笑了笑,原来,你们也不全能,有些事,还没我知道的多。

  等女经理带着一套餐具来了,李皓还检查了一下,确定是一样的,都是神能石打造的,他这才满意,将东西收入了储物戒。

  女经理此刻巴不得马上送人走!

  这几位,尤其是李皓,让她很难受。

  而李皓,却是不急着走,而是想了想问道:“问个事,你是掮客,那暗杀九司司长之一,需要付出多少价钱?”

  “……”

  无声。

  女经理身上都冒汗了,许久才道:“李都督开玩笑了。”

  “没开玩笑!”

  李皓笑道:“百万神能石如何?帮我暗杀一个人……”

  “那个……我们是酒楼,并非飞天组织!”

  女经理急忙摇头:“李都督,你真的误会了!”

  “我认真的。”

  “真误会了!”

  女经理一口咬定,此刻,恨不得一脚踢飞李皓!

  “哎,算了!”

  李皓摇头,看样子,这位不敢接,或者说,觉得他们不靠谱,不能接。

  一行三人一狗,很快下了楼。

  大厅中,几乎没人了。

  三人一狗上了车,在女经理假笑中,车辆启动,缓缓离开。

  直到人走了,女经理才松了口气。

  片刻后,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传音道:“感觉如何?”

  “如何?”

  女经理吐槽道:“难缠!这魔剑,不是个好招惹的,也不是个善茬,尤其是那变化无常的性格……极其的难缠!”

  中年有些意外:“你都觉得难缠?”

  “当然!”

  “很强大?”

  “不是实力方面,算了,和你说,你也不懂,回头我会记录下来,对他的资料进行一些更正。”

  “嗯!”

  男子没再说什么,此刻已经离开。

  女经理吐了口气,总算把人送走了。

  刚回头,要进去,忽然面色僵硬起来。

  不知道何时……李皓就在她后面站着。

  女经理面色僵硬无比!

  他什么时候下车的,什么时候回来的?

  “李都督,你这是……”

  “进来!”

  李皓站在一楼一个房间门口,笑着招招手!

  女经理警惕无比,考虑了一下,见四周无人,还是走了过去,在这,李皓也不敢做什么吧?

  ……

  房间中。

  李皓自己坐下,等人进来了,笑道:“我要财政司所有人的资料,强者的!还有四海商团,天星斗罗场的……价格给我低一点,皇室和九司不对付,我可是帮你们!”

  “李都督误会了,我们只是酒楼……”

  李皓默默看着她,许久才道:“不卖给我对吗?”

  “不是这意思,李都督,巡夜人是有自己的情报体系的……”

  “和我有关系吗?”

  李皓笑了:“我就要你们的!不单单是你这边,我还有别的渠道也会买一些情报……给我真的!哪怕不全,也没关系,但是若是给我假的,我先把你给拆了!旭光巅峰很厉害吗?还是觉得,负二层那个旭光蜕变很厉害?又或者觉得,现在门口这个很厉害?生意不做了吗?”

  门外,传来一声轻笑:“给他!10万神能石!”

  “一滴生命之泉可以吧?”

  李皓笑了:“但是,要值这个价!若是不值……我李皓也许奈何不得你们,但是,不好意思,我刚好认识那么七八位疯子,都可以解封的那种,撑死了也就相当于三四个神通境,应该也不能把你们如何……就是陪你们玩玩!”

  门外那人的笑声依旧:“李都督放心,物有所值!”

  “那最好了!”

  李皓笑了一声,看向女经理:“你上司说话了,你还不快点去办!办事磨磨唧唧的,原本看你还挺好看,准备找你当我秘书来着,吃公家饭,现在看来……算了吧!”

  女经理尴尬地笑。

  开玩笑呢!

  这家伙,真是个神经病!

  她不敢再说什么,迅速离去。

  片刻后,递给了李皓一枚玉符:“这是古文明……”

  “我知道!”

  李皓淡淡道:“我又不是土包子,这些东西我比你了解,我还见过古文明妖植,古文明妖兽,古文明快死的大将军,你见过吗?我还见过一口气吹死神通的强者,你见过吗?还跟我炫耀……一边去!”

  “……”

  女经理不敢再说话了,心中暗暗心惊。

  真的假的?

  未必……是假的!

  要知道,李皓可是曾经用过本源符的存在。

  而李皓,就这么留在原地查看,也没付钱,若是觉得不值这个价……他是不会付钱的,至于这些人要强行收,那就试试好了。

  对方也没阻拦,也许是被李皓刚刚的话惊住了,也许是对自己情报很自信。

  看了一会,李皓皱眉道:“你们逗我?他财政司强大无比,能动用的蜕变期只有两人?扯淡呢!徐家能用的蜕变期都有一批,天地玄黄四大将军,还是徐庆本人,还有他爹那个神通境,还有红胡子大盗……你告诉我,刘家只能动用两位蜕变期?”

  女经理解释道:“财政司那些副司长,都是官面人物,是无法动用的。至于刘家,肯定有暗中守卫,可和徐家一样,都在遗迹中……现在是不会出来的。”

  “能动用的,也就四海集团和天星斗罗场这两位……当然,不排除他们找飞天杀手,也不排除他们会动用一些大威力杀伤性武器……比如能源炸弹这些。”

  李皓若有所思,点点头:“那能源炸弹,你们卖吗?什么价格?”

  “30万块神能石……”

  “呵呵!”

  李皓嗤笑,去抢劫吧!

  开玩笑呢!

  我炸死一个旭光蜕变,也弄不到这么多宝物,以为人人都是徐庆呢。

  随手一弹,一滴生命之泉丢了出去:“勉强值这个价吧,还是太贵了!杀一个蜕变都不一定能回本!”

  女经理赔笑,没有说什么。

  收起了生命之泉,还是有些惊讶的,这位,还真舍得付这个钱。

  要知道,之前的李皓,可是跟饕餮似的。

  这家伙,真的不好揣度。

  李皓伸了个懒腰,又道:“你这做保镖业务吗?”

  “什么?”

  “雇佣蜕变期之类的活,没这业务?”

  “这……真没有……倒是旭光初期,也许有人愿意做,但是价格不低……”

  “那算了,太弱!”

  女经理无言以对,不再说什么,旭光也很弱吗?

  这李皓,不也是旭光层次的吗?

  眼看着交易完成了,李皓还不走,女经理愈加头疼了:“李都督……还有别的事?”

  “大客户!你不懂?”

  “……”

  艹!

  这接待无数人的女经理,几乎不会发脾气,这一刻,却是心中吐了脏话。

  要点脸吧!

  一套餐具,真不便宜。

  都是神能石打造的,还是上等的那种,一套下来,最少价值2000神能石……结果,这家伙也好意思一要再要。

  她心中骂骂咧咧的,可想了想,还是去取了。

  算了!

  一滴生命之泉,也算大客户了,价值不菲,送就送了吧,送走这瘟神好了。

  很快,又一套餐具被送了过来。

  李皓这才心满意足!

  一滴生命之泉,找小树要,一万神能石一滴,自己拿走了两套餐具,价值都有四五千块了,再加上大吃了一顿……其实损失不算太大。

  临走的时候,对着门口的神能石,又是一顿猛吸!

  这一次吸收,直接将门口光亮的神能石吸的暗淡了下来,李皓这才走人了。

  等他走了,那女经理都有些崩溃,有些疑神疑鬼,生怕李皓再次出现在自己身后,好在,这一次真没人了!

  结果,没多久,楼上的服务员告诉她,李皓刚刚用的那个大包间,别的倒是没什么……可包间中所有神能石制造的东西,全部成了空荡荡的摆饰品了!

  能量全没了!

  这一刻,女经理终于忍不住骂出声来:“真不是个东西!”

  ……

  而李皓,此刻不知道,知道也会觉得冤枉。

  不是他干的!

  都是黑豹吸的,黑豹吸收力可是很强的,李皓他们在吃饭,黑豹就在玩,玩着玩着,将整个包间所有能量都给吸收了,李皓可不背黑锅。

  而此刻的李皓,并未回巡夜人总部。

  夜色下,他面带笑容,头戴礼帽,手持权杖,开始了呼叫模式:“南拳连长,收到请回复!”

  ……

  皇宫中。

  南拳瞬间蹦起,忍不住破口大骂:“艹!来了这,惹祸了,喊我了!之前修炼,倒是躲的比谁都快……你这王八蛋……”

  他都收到消息了,李皓才联系自己,这是要喊自己去干架吗?

  我怕死!

  和财政司干架,他可不太敢。

  可是……还是经受不住剑能的诱惑,挣扎了一会,才回复道:“你在哪?”

  “九龙阁门口,等你哦,南拳师叔,想你了!”

  “……”

  南拳沉默一会,发了一句极长的国骂声,然后开始朝外走去,李皓,你做个人!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