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都市言情>

稳住别浪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十一章 【心软的猫】

    第三百六十一章【心软的猫】

    冬去春来。

    然后又春去夏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仿佛这个世界并没有缺少了某个人,而停止运转。

    八中也是如此。

    此刻已经是六月一日。

    距离高考还有……一周时间。

    距离陈诺失踪,已经过去了八个月。

    八个月的时间,足够让陈诺八中这个小天地里的影响力和痕迹,消失的干干净净了。

    而同样的,距离高考还有一周时间,从事实上来说,高三的学生们其实已经毕业了。

    所以……

    老孙这个副校长,对于男生们的威慑力,也基本褪尽。

    尤其是,年轻的男孩子,总是冲动的,勇敢的,这个年纪,也总是……中二的。

    孙可可开始成为了某些男生的目标。

    这很容易理解。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甜美可人,身材相貌都是上上之选,性格温柔善良。

    八中里,光是高三年级的男生里,暗中喜欢孙可可的,就大有人在。

    之前碍于陈诺这个校霸的存在,碍于老孙这个前任教导主任和现任校长的存在,没有人敢造次。

    唯独陈诺敢——敢跑教导主任女儿的好汉。

    但仿佛给大家了一个错觉……好像孙可可并不难泡,只要敢就行。

    不信,你瞧,陈诺那个小子当初不就成功了么。

    如今,陈诺不在了。

    而且,已经毕业了,还怕什么老孙?

    孙可可在三天之内收到了八封告白情书!

    还有两个高三年纪其他班级的,高考无望,平日里就比较混日子的男生,仗着无所畏惧,对学业也无欲无求,甚至打算放学的时候把孙可可堵在教学楼的下面……

    按照当下学生里流行的社会气的说法:

    他们打算找孙可可“聊聊”。

    然后,站出来的是罗青。

    罗大少直接把两个家伙揍得鼻青脸肿,然后自己也挂了彩。

    然后,三个人都被弄到了教导处。

    两个男生的家长一开始不知道罗青的来路,原本还想闹腾一下的。

    讲实话,自家孩子能做出在学校里把漂亮女学生堵在角落里“聊聊”这种事情——,能教出这种家教的孩子来,这种家长么,很大的概率,怕也不是什么好鸟。

    果不其然,两边的家长开始就打算闹腾一下——最不济,也要讹出点医药费来。

    然后,罗大铲子罗老板出面了。

    罗老板当天刚好有空,居然就亲自跑来了一趟学校。

    学校是不想管这种事情的。

    三个学生其实都已经算是毕业了。

    从权限来说,学校已经无权在处分或者处置学生了。

    真要闹的话,就找警察处理好了。

    两个家长就是抱着这个想法的。

    自家孩子根本就没指望高考的,但是打人的这个叫罗青的,听说成绩还行。

    那可就有的空子钻了。

    公了的话,那就报警吧,验伤加处理,轻则罚款,重则拘留,只要自己咬死了不松口——距离高考就剩下六天了!

    严重的话,你孩子没准就要错过高考了。

    怕不?

    那就私了呗。

    谈价格啊!

    罗大铲子罗老板的处理方式非常简单粗暴。

    要钱?

    给!

    要多少?

    一家三千?

    开什么玩笑!

    看不起人啊!

    我罗大铲的儿子,出手打伤了人,才一家赔三千?

    丢不起这个人!

    一家一万!

    你还别不想拿,这钱,你拿也得拿,不拿也得拿!

    这两家人的家长一脸懵逼的表情,然后如同云里雾里做梦一般的,一家拿了一万块钱的现金在手里。

    其实心里还是贪的——没准还能再多讹点?

    但眼看罗大铲拉着罗青上了一辆豪华奔驰轿车后……

    两家都熄火了。

    毕竟不是傻子。这车看着就很贵——具体有多贵不知道,但肯定非常非常贵。

    能坐得起这种车的人家,还带着司机和跟班的……

    惹不起的!

    拿了钱赶紧见好就收吧。

    ·

    车内。父子两人坐在后排座位上,罗青轻轻摸自己嘴角,疼的龇牙咧嘴。

    “上回,罗青说的,他那个同学怎么治别人的?

    什么照着多少钱的医药费打,对吧?”

    罗大铲子的话,是对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跟班说的。

    “老板……一万块不少了,要照着这个数去打的话,怕不小心就给人打死了,不死也是重伤或者伤残。”跟班想了想,提醒道:“少爷马上就高考上大学了,事情闹大了的话……”

    “你傻啊。”罗大铲子瞪眼:“一万块的医药费,放在一次打,当然容易出事了。

    你不能分几次打么?

    一次打个千把块的,伤好了再找人去打。

    连着他打十次,这不就行了么。”

    跟班眼角跳了跳。

    卧槽啊……

    打伤了就停,伤好了接着打……

    连着打十次。

    照着这么算的话,那俩小子,未来这一年,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一万块的医药费啊。

    对吧,咱们也不算欺负人。

    明明两三百的医药费就够的。

    你拿了一万。

    不能白拿啊。

    拿了多少钱的医药费,就要挨多少钱的打嘛。

    交待完的手下,老罗扭过头来看自己儿子。

    这次罗老板的脸色严肃了很多。

    “听说你是为了护着那个叫孙可可的丫头,才跟人打架的?”

    罗青点头:“嗯。”

    罗老板的脸色微微一动:“那个丫头我之前也见过,来咱们家吃过饭。当时不是那个陈诺的女朋友么?”

    “嗯,陈诺……家里出了点事儿,好久没见着人了……好像是失踪了,人找不回来。”

    顿了顿,罗青补充了一句:“八个月了。”

    语气很黯然,带着一些难受。

    罗老板深吸了口气,定睛看着自己儿子:

    “所以呢?你今天为这个孙可可跟人打架,护着她。

    你……是对她有心思了?”

    “没有!”罗青立刻摇头,补充道:“别胡说啊老头!她可是我兄弟的女朋友!”

    罗大铲子依然眼神不退,紧紧瞅着自己的这个宝贝儿子,很认真很仔细的又问道:

    “你是,因为她是你兄弟的女朋友,所以你才不能对她动心思?”

    罗青听了这话,脑子里过了一遍,才算是听明白自家老爹的意思了。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不是的,我就是对她没意思。护着她,也是因为她是我兄弟的女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没别的念头。”

    罗大铲子面色不变:“儿子,年轻人么,男欢女爱都是正常的。那个孙可可条件也不错,模样也招人喜欢,你就算真的喜欢她,也不奇怪。”

    “真没有!老头子,别瞎想啊!”罗青回答的非常干脆利落,甚至有点不爽的对老罗瞪起了眼睛。

    罗老板松了口气,脸上才一点点的展现出笑纹来。

    “关二爷千里送嫂,可没把嫂子最后送到自家内宅去。

    宋太祖赵匡胤千里送京娘,也没把人家送到自家后宫里去。

    这做人啊,得讲一个义理!

    这姑娘就算再招人喜欢,别的男人都可以喜欢她,但唯独你就不行!

    这世界上好姑娘多了去了。

    这天下的女人又没死绝了。

    你喜欢谁都不行,唯独不能喜欢她!

    懂么?

    很好,这才是我儿子。”

    罗老板对自家儿子的教育,简单粗暴了些。

    但道理却不坏。

    这个世界上或许有那么一些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会嘴巴里说着“爱情自由”的口号来当自己的大旗。

    但打兄弟女朋友的主意,就是打兄弟女朋友的主意!甭管你的大旗扯的再漂亮,都遮拦不住这事情本质的恶臭。

    ·

    一周后,孙可可等人的高考结束。

    孙可可高考结束后,第一时间就跑去了陈家。

    陈小叶同学也幼儿园放假了。

    准确的说,她幼儿园毕业了。

    已经六岁多的小叶子,放完这个暑假,就要去小学报道了。

    学校很好,本区最好的公立小学。老孙帮忙使了劲。

    当然了,金陵城还有更好的,但家里思量了一下,没再使劲了。

    最好的学校在市中心,距离家太远。每天一个小学生上学放学太不方便。

    本区最好的小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市重点小学。

    陈小叶今天的情绪似乎不太高。

    往常孙可可到来的时候,陈小叶都是一蹦三尺,拉着孙可可特别亲热。

    今天的时候,显然小姑娘心事很重的样子,只是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电视。

    孙可可陪了孩子一会儿,晚上还是回家去了。

    当晚,吃过晚饭,欧秀华去收拾厨房。

    陈小叶却抱着灰猫去了厕所,给猫洗了个澡。然后拿着吹风机吹干毛发。

    灰猫惬意的眯着眼睛,也不躲闪,就这么温顺的趴在那儿。

    事实上,这些日子,照顾灰猫的活儿,都是小姑娘做了不少。

    原本小叶子就是一个懂事早熟会干活儿的小妮子。

    她现在只要在家里,喂猫,给猫洗澡,这些事情都是她自己来做的。

    幸好在家里的人看来,这只灰猫也很聪明,听话懂事脾气温顺,喂养起来不难,六岁多的陈小叶居然可以独立完成。

    而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在这个家里,灰猫和陈小叶是越来越亲近了。

    给猫吹干了毛发,陈小叶抱着猫就进了房间,然后把猫儿放在了窗台边的椅子上,自己又踮着脚,爬了上去,跪坐在椅子上,眼睛看着窗外。

    看着看着,小叶子忽然把灰猫抱了起来。

    一滴眼泪,就落在了灰猫的脑袋上。

    小妮子抱着猫,看着窗外的颜色。

    “灰猫……你说,她们是不是都在骗我呢?

    你说……哥哥他,是不是已经死了啊?”

    灰猫抬起头来,仰望着小妮子的脸蛋。

    小叶子轻轻的把猫抱紧了,脸蛋就蹭在灰猫的身上。

    “她们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说人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就是死了的。

    灰猫啊……

    我哥哥,是不是不在了啊……”

    越来越多的眼泪落下来。

    ·

    半夜的时候,灰猫轻轻的跳上了阳台的窗户,然后从缝隙里钻了出去,嗖的一下就跃上了房顶,跳到了楼顶天台上。

    趴在天台的水泥板上,灰猫抬头看着天空。

    轻轻的,这只猫,叹了口气。

    (好麻烦啊……这个小姑娘……我为什么要对她心软啊……)

    (哎呀呀,不就是吃了她喂的几块排骨……好吧,有二十三次。

    嗯,还有几次她偷偷喂我吃的生牛肉……哎呀呀好啦好啦,有九次。

    还有洗澡……七次。

    哎……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啊……)

    灰猫缓缓的站了起来,用力弓了一下身子,然后咬着脑袋,跳上了天台的边缘,然后,咻的一下,跳了下去……

    夜色寂静……

    很快,一只飞鸟在夜空之中展翅翱翔,渐渐远去……

    ·

    飞鸟在翱翔,直至海滨。

    水中游鱼分水而出,披荆斩棘……

    游鱼变大鱼,大鱼变巨鲸……

    茫茫海洋,一路东去……

    出水遇空,化鸟振翅。

    钻入丛林,落地为兽……

    ·

    十天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那条安静的街区里,一身脏兮兮皮毛的灰猫,轻轻踩上了草坪。

    灰猫那身皮毛已经多日不曾修剪,还又不少污迹,灰土。

    身子轻巧的踩过草坪,无声无息。

    但依然的,还是惊动了坐在草坪尽头,屋檐下台阶上的一个人。

    轻轻拢了拢头上已经很长很长的卷发。

    小男孩亮晶晶的黑眼睛里,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来。眼神盯着缓缓走向自己的灰猫。

    “我以为不会再有你主动找我的那一天。”

    “喵!”

    “你也不想么?那是为了什么?”

    “喵~~”

    “小女孩太可怜了?哪个小女孩?”西德叹了口气:“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说到这里,西德皱眉,缓缓道:“别忘记了,你已经很早很早就退出竞争了,如果你再参与到这个世界里的话,我不确定我能不能相信你。”

    灰猫张了张嘴,这次没有猫叫了,而是叹息着:“我只想做个懒猫而已。”

    “懒猫的感觉,很愉快么?”

    “比你想象得更愉快。事实上,就我所经历的而言,当一只懒猫,是这个世界上最愉快的事情了,最最愉快。”

    西德叹了口气:“好吧,说吧,找我什么事情?”

    “陈诺,帮我找到他!”

    西德不说话,盯着灰猫:“……”

    灰猫摇头:“好了,我很清楚,他没死。”

    西德不说话。

    灰猫轻轻又道:“之前那段时间,我是说,他在‘孵化’的那段时间时候,为了弥合损伤,从我这里拿走了一道精神生命线。

    所以我能感觉到,他没死的。”

    西德思索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边的太阳,慢慢的开口:“我有什么好处?”

    “……你说。”

    “我要你一条精神生命线……自愿的,毫无负面情绪的那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