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要小说网>古代言情>

姜六娘发家日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82章 擂鼓醒酒

  姜留站在哥哥正院堂屋里,看着醉卧在榻上的黄隶,真想一瓢冷水把他泼醒。

  黄隶挂帅印入光禄寺,心里憋屈,她可以理解;在军营中长大的黄剑云想回左骁卫,她可以理解;可把他们折腾成这样是哥哥吗?他们凭什么一个两个地跑到哥哥府里来?黄剑云二百五不懂事,你黄隶也不懂事?

  醉了?喝不进醒酒汤?

  姜留阴沉着小脸问黄隶的侍卫,“腾叔,左骁卫将士出征时吹号角还是擂鼓?”

  腾铭正心虚着,连忙回道,“擂鼓。”

  “鸦叔,你去把前院的鼓抬来,劳烦腾叔擂鼓,唤醒伯父。”姜留吩咐道。

  鸦隐二话不说,招呼呼延图去前院抬鼓,腾铭知道将军父子都醉酒睡在任家不像话,但擂鼓唤醒将军这等事情,他真不敢啊。

  腾铭见任少爷不吭声,裘叔不说话,便与姜留商量道,“擂鼓声音大,惊扰四邻就不好了,小人直接将我家将军扛走吧?”

  姜留摇头,“伯父听说黄大哥醉倒在任家,亲自上门来接他回府,怎么能被腾叔扛出去?”

  确实是这个理儿,腾铭只得转身出房门,去帮鸦隐抬鼓。站在一旁的裘叔向姜留拱手,道,“老奴去把黄公子唤醒?”

  裘叔已经很久不在她面前自称“老奴”了,姜留颇有几分不习惯,摇头道,“不必,待会儿就醒了。”

  江凌站在妹妹身边,任由她掌控局面。

  任家府中的战鼓,是江凌的祖父上阵杀敌时用过的,江凌建府后讲此鼓从边城运过来。

  这鼓的鼓面比姜留还大,若真如上阵杀敌那般擂鼓,必声震西城。为免惊扰左邻右舍,鸦隐和姜财将鼓搬进堂屋,腾铭提着鼓槌站在鼓前,心中忐忑。

  “擂鼓吧。”姜留吩咐道。

  “是。”腾铭只得提起鼓槌,控制力道敲击鼓面。

  “咚——咚—”

  两军对垒时,之所以用鼓声做冲锋号,是因为鼓声气势磅礴,生生敲击耳膜,震动心脏,令人热血澎湃。

  左骁卫特有的出战击鼓节奏只响起前两声,榻上醉得人事不省的黄隶一下就站了起来,赤红双目瞪若铜铃,抬手抓自己的盔甲和兵器就要冲出去杀敌。他一把抓空才看向四周,最后目光垂下,落在面前的姜留和江凌身上,似醉似醒。

  黄隶周身弥漫着浓重的杀气,比他矮半截的姜留被这气势压住,强撑着才没后退。江凌握紧妹妹的手,朗声道,“伯父,您醒了?”

  “啊?……嗯。”黄隶盯着战鼓问道,“这是?”

  已经缓过来的姜留开口了,“伯父,这是我哥哥的祖父任安寒老将军任左武卫统帅时用的战鼓。”

  “嗯。”黄隶听了姜留的话,完全清醒了,他双目紧盯着战鼓,不知在想什么。

  “伯父方才醉得人事不省,醒酒汤都喂不进去,侄女这才自作主张用战鼓唤醒您,还请伯父恕罪。”姜留低头行礼。

  黄隶起身扶起姜留,面带惭色,“你们……我……我是来接剑云的,他在何处?”

  “爹。”被战鼓声惊醒的黄剑云衣衫不整地从门外走进来,猫儿般的眸子望望战鼓又望望父亲,有些蒙圈。

  黄隶见儿子这般模样,更觉惭愧。他对江凌和姜留道,“伯父多灌了几杯马尿,一时糊涂,给你们添麻烦了。今日天色已晚,我先带剑云回府,改日再来向你们赔罪。”

  江凌道,“伯父不必如此客气。”

  “不是客气……”想到江凌的处境,再想想自己的做派,黄隶脸上发烧,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儿子向外走。

  “我先回了,改日再来找你比试。”黄剑云说罢,转身去追父亲,腾铭等人也跟了出去。

  屋内安静下来,竟让人感到几分压抑。鸦隐打破沉默,“少爷,这鼓……”

  江凌道,“先摆在堂内,你们退下吧。”

  “姑……”鸦隐想请自家姑娘回西院,却被裘叔拦住。裘叔拉着鸦瘾和姜财退到房门外,随手带上房门,屋内只剩江凌和姜留两兄妹。

  江凌低头哄妹妹,“他们已经走了,妹妹别生气了。”

  姜留抿唇,还是气不过,“他们欺负人!”

  本没觉得委屈的江凌见妹妹如此,眼圈也红了。

  过年是家人团圆的时候,别人家欢声笑语,偌大的任府只有江凌一人。同窗好友来了都羡慕他自由自在,可谁知他有多想祖父和父母,多想边城温暖的家。

  幸亏,还有妹妹在。江凌抬手抱住妹妹,像是抱住了他的全部。

  任府外的马车内,黄隶用拳头懊恼地锤打自己的脑袋瓜子。怎么就喝醉了呢,怎么听到剑云睡在任府,他竟也耍起酒疯,躺在人家屋里不想走呢!

  “爹。”黄剑云握住父亲的胳膊,“是儿不对,您打我吧。”

  黄隶抬眸看着儿子,“你与江凌比试,打了个平手?”

  “儿输了,给您丢人了。”黄剑云低下头,他比江凌大了整整四岁,平手既是输。

  “他八岁避入姜家,身边并无长辈、名师教导武艺,功夫却不在你之下。可想而知,他这几年是怎么过的。”黄隶声音低沉,“你我父子如今的境遇与江凌比,算得了什么。”

  任家遭逢大难,只留江凌一人。他祖父母、父母俱在,如何能与江凌比。黄剑云低头,“儿惭愧,请父亲责罚。”

  黄隶摇头,“为父亦惭愧万分。你我父子当知耻而后勇,自明日起就要勤学苦练,有朝一日再回战场冲锋陷阵时当勇冠三军,才能辱没我黄家军的威名。”

  “是!”黄剑云响亮应了,又道,“儿想回左骁卫。”

  黄隶闭上眼睛,他父亲乃大周左骁卫统帅,父亲年老归京后,他出任左骁卫统帅。黄隶曾以为自己也会如父亲一般征战数十载,然后将左骁卫的帅印交给儿子……

  “以后莫要再提左骁卫,咱们回不去了。江凌能在府中习武,你也能,为父陪着你练。”

  黄剑云沮丧垂头,“儿不想在公主府中练。”

  “好,咱们回府。”黄隶应下。

  “母亲……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黄剑云抬头看着母亲,眼底尽是不解,在营中时的母亲和回京后的母亲,简直判若两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书架